Original Sharings  /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南澳低碳岛笔记【碳阻迹原创】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南澳低碳岛笔记【碳阻迹原创】

  • Date: 2019-03-08
  • View: 610

     “宋井地区在北宋中期是一座有高度文明的小城。海啸导致宋城的毁灭,南澳岛文物遗迹的数量在海啸之后显著偏低,几乎中断,直到明朝后期才开始留下明显的文化遗存”,友人的声音夹杂着海风,从开着的车窗飘向海岸。伴着海边咸湿的味道,构成我关于南澳岛最初的印象。沿着古老的海岸线,驱车上到南澳大桥。当日,是农历正月十七,月圆之日刚过不久。皓月当空,就挂在远方海天一色之处;海面波澜不惊,星星点点的船只有的点了灯,伴着晚霞点缀着天空。在北宋词人里面,小山写的词以语言清丽,感情深挚著称。当年也是这样的月亮,他说:“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这里的彩云是用来比喻美人的。我觉得彩云不仅指美人,也可以比喻其他美好的事物。


        “2015年的时候,南澳县的人们就聚集在桥的那端,敲锣打鼓欢庆南澳大桥通车的时刻。”友人说到这里,岛屿已经逐渐清晰了,风车与电线塔渐渐的布满了山顶。


        滨海景观沿线是南澳别致的景观。“海岸环岛公路全长68公里,沿途植被丰茂,风景如画”,友人说。此时,右边海岸线延伸到海湾之处,一个广场映入眼帘。三面环水,中心之处一座铁锚斜立在石矶之上。马路一侧车辆停泊处,充电桩次第而立,散发着灯光,蓝色的外形醒目漂亮,就像是一排整齐的牙齿。


        2月正是旅游淡季,路上车辆稀少。司机师傅加大马力,我们就在环岛山路上疾驰越过又一座山坡。慌忙扶好抓手,又怕错过沿线的景色。目之所及,没有建筑,只看到天际隐约出现的小岛和游弋的小船。恍惚间以为这是到了世外桃源。


        南澳县发改局位于海滨路不远处。办公室非常干净,茶几上摆着满满的金橘。橘子是有着美好寓意的水果,过年的时候更为常见,几乎家家户户都摆放橘子,有的商户还会在门口放很多的橘子。


    先是不时的响起鞭炮声,慢慢的,鞭炮声就此起彼伏起来。友人说,这是当地元宵节前后的习俗。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窗,我看到依山而建的民宿,高高低低的房子,以及门上的红色对联。“明天你们还会看到很多烟火呦”友人说。


        入夜的海滨路,微风拂面,我们在阳台看海景。放学的孩子走在海边的街道,打扮入时的情侣骑电动车走过。想起友人说过的话来,“近几年南澳的发展,对于一个长期不在南澳生活的当地人来说,每回家一次,都会收获惊喜无数。以前的沙滩还是宽敞的,放学后的傍晚,我们在那里捉螃蟹,夏天可以踏浪游泳。每天回家必定会被大人说,玩的一身沙,但隔天还是会再去弄一身沙回来。”她仿佛沉浸在孩提时代的快乐中,然后表情又变得可惜起来,“现在依然会去前江湾走走,但也只会在岸上望着大海,不会再下水踏浪游泳了。”“怎么呢?”我们疑惑着问道。“海水上升了,沙滩变窄了,已经不能在沙滩上肆无忌惮的奔跑了。”


        海岸线上高大的酒店公寓发出耀眼的灯光。我回味她的话,竟不知道再说什么。


    次日一早我们就驱车上了海滨路。一路向西,过了南澳大桥才转头向东,沿上山公路直奔南澳海岛国家森林公园。沿路上只见草木葱翠,各色花都开着,有自然生长的,也有人栽种的。到了山腰处,开阔地带是宽阔的的广场。有海龟形状的石雕形态各异,星罗棋布。“传说千年以前这里还不是山地,每当时节到了,海里面的龟就汇集到这里嬉戏玩耍呢”友人说。


    这里真的称得上是水土宜人。环湖而行,移步换景,每一帧都像幅画。“南澳岛是南海当中的绿洲,生长着茂密的热带植物,这里四季温暖,非常适合来过冬”。确实,相比较内陆,这里是太幽静了,只能听到水声和鸟鸣;相比较城市,这里是太干净了,空气中有的都是南海来的季风和森林里散发的植物气息。

  

    移步至山林深处,所到之处除了植物就是木石,看不到人的痕迹。我想,内陆的景观虽然因为气候的差异没有这么多四季常青的植物和早春盛放的花,也有很多类似的景区。但是那些景区跟这里相比总是少了些天然。我们常说的“顺其自然”,在这座公园就有着很好的体现。


     因为是淡季,山上的餐厅没有很多客人。木质栅栏围成的圈子里面养着鸡和鹅,应该是餐厅的食材。联想到来的路上看到的山坡上的梯田,不难想象从前的时候,岛上的人是怎么生活的了。


    说到梯田,让我想起和它同名的歌。周董在歌里面唱:“说到中学时期家乡的一片片梯田/是我看过最美的绿地/于是也因此让我得了最佳摄影/莫名其妙在画面中的我/不会写词都像个诗人/坐着公车上学的我/看着窗外的牛啃草/是一种说不出的自由自在”绿地,牛,蓝天,这不就是南澳岛北边的景色吗。


        我们下山去吃午餐。白灼海螺,凉拌龙须菜和南澳紫菜炒饭,这是海洋和山岭带来的食材。和内陆比起来,这里的菜品很清淡,可是丝毫没有让人觉得乏味。


       下午的阳光透过薄雾照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抵达了山顶,俯视着数不清的白色风车。它们有好多种,大小各异,形态也不相同。“这里一年四季都有风,风车发的电我们全岛的人都用不完,盈余的还要送到岛外去呢”友人介绍说。这一架架开动的风车,就像是南澳岛的心脏,源源不断把电力运送到岛上的每一个灯泡。


        我们顺着蜿蜒的公路下山,又回到街区去。这一天镇子里的景象和平日有了不同。几乎每条小巷,都有着大大的轿子,上面装饰着红的绸子,黄的帘子,绿的缎子。各式各样围成四四方方的形状。人们拿着锣钹走在队伍里面,后面是打扮整齐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孩子。


        当我们走到海滨路的时候,长长的队伍就已经占据了海边的马路,爆竹声,锣鼓声此起彼伏,盖过浪涛和海风的声音。“在我们这里各个乡镇都可以看到有村民自资建立起来的神庙,这些神庙供奉着老爷,每逢一个特殊的节日,乡里人总会进庙去拜神。拜神很多时候是给人一种心理上的支持,以前大多数是为了求风调雨顺,神明在他们迷茫时给与他们一定的精神支持。为感谢‘老爷’的保佑,每年的一个特别的日子,由自乡人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将‘老爷’请出庙,人们会在那一天早早地在街道等候着,烧香迎接‘老爷’的到来。”友人讲着,我们的车辆慢慢走过活动的队伍。孩子们的眼睛里充满着希望和欣喜。在热闹的气氛里面,所有人都有着美好的念想,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期待。


    夜幕落下,烟火的气息和鞭炮的声音逐渐远去了。我拉开窗户,海湾的风占据了车厢。音响飘出歌声,又是《梯田》:“怎么梯田不见多了几家饭店/坐在里面看着西洋片/几只水牛却变成画挂在墙壁上/象征人们蒸蒸日上/一堆游客偶尔想看看窗外的观光景点/但只看到比你住的再高一层的饭店”。


    我们走过“自然之门”广场。此时,周围寂静,只有虫鸣,海浪和风。天地之间好像只留下了这一座建筑。后面的天空烟花陆续升起来了,天空绽放出璀璨的花。“好美丽的烟花啊”,友人说。“是啊,多美丽的烟花。”


    和月亮比起来,所有的光亮渐渐黯淡了。月亮就在那天边,千百年来都是这样的。希望看到的美好的事物,就如同南澳低碳岛上所有的美好事物,也都像这月亮,很长的时间里,可以保持着它美好的样子。